第2661章 得寸進尺


    徐洪剛聽了道,“保山,那你回去后幫我了解一下情況。”

     洪保山點頭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略一沉思,又交代道,“這事不要聲張,明白嗎?”

     洪保山疑惑地看了徐洪剛一眼,心里雖然不解,但也沒有多問。

     徐洪剛又道,“保山,以后你們市檢內部需要上報的材料,你先送過來給我審閱。”

     洪保山聽到這話,一下遲疑起來,這明顯是不合規定的。

     見洪保山面露難色,徐洪剛盯著洪保山道,“怎么,有難處?”

     洪保山回過神來,碰上徐洪剛的眼神,心里咯噔一下,知道自己剛剛的遲疑讓徐洪剛不滿了,趕緊道,“徐市長,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這才滿意地笑笑,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說完看了下時間,道,“現在時間也不早了,你先趕緊回去了解一下這個事,晚上一起過來吃個飯。”

     洪保山微微點了點頭,站起身道,“徐市長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嗯了一聲,跟著起身將洪保山送到門口,又道,“保山,好好跟著我干,我不會虧待你,將來我一定推薦你當市檢的一把手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再次用上了自己的慣常伎倆,給下面人畫大餅,封官許愿,讓別人死心塌地為他做事。

     洪保山聽到這話,卻是苦笑了一下,將來沒發生的事,他壓根不敢抱多大的幻想。

     徐洪剛親自把洪保山送走后,這才轉身走回辦公室,因為鼎元開發公司這事,徐洪剛冒出了直接插手市檢工作的念頭,原本孔杰當上了市檢的一把手,因為對方是吳惠文推薦提拔起來的,所以徐洪剛對市檢的工作也沒過多去關注,因為他清楚孔杰不一定會買他的賬,再者,他擔任市長這半年,春風得意志得意滿,也沒空去理會市檢那攤子,所以之前徐洪剛都沒怎么去干預市檢的工作,這也是他最近比較少見洪保山的原因,并不是洪保山不愿意到他這來。

     而現在,謝偉東說的市檢的人在調查鼎元開發公司這個事,這讓徐洪剛不得不警惕,洪保山這時候就派上了用場,通過洪保山,徐洪剛可以直接干預市檢內部的工作。

     琢磨了一下心事,這時,辦公室門再次響起,徐洪剛喊了聲進來,這回進來的是辦公室主任邵冰雨。

     徐洪剛抬頭看著邵冰雨,“邵主任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邵冰雨道,“徐市長,還是關于您的秘書人選,您身邊一直沒秘書也不行,要是一直挑不到您滿意的人選,就從全市范圍里選拔?”

     徐洪剛聽了,立刻搖頭道,“不用搞得如此興師動眾。”

     選個秘書搞得沸沸揚揚的,徐洪剛無疑是不愿意的,再者,他現在要的是信得過的靠譜的秘書,搞個大海選也沒什么用。

     邵冰雨便又問,“徐市長,那您的秘書人選……”

     邵冰雨不得不操心這個事,畢竟她是市府辦主任,徐洪剛的秘書一直空缺著,對工作的上傳下達是極為不方便的。

     徐洪剛想了想道,“這樣吧,我再考察考察,秘書人選的事兒,我會盡快定下來。”

     邵冰雨聽了,不由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徐洪剛問道,“邵主任,還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 邵冰雨搖了搖頭,道,“徐市長,那我就不打擾您了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瞅著邵冰雨離去的背影,尤其是看到邵冰雨那苗條有致的身段,心里頭的火又被悄悄點燃了起來,徐洪剛發覺自己現在對女人似乎有越來越大的需求,雖然有時候有心無力,但只要吃點藥,立馬就又精力旺盛。

     看著邵冰雨,徐洪剛就想到了宋良,心想宋良那家伙要是那方面不行,干脆自己將邵冰雨搞到手得了。

     腦海里閃過這個念頭,徐洪剛砸了砸嘴,眼下和宋良的走動多了起來,暫時還是別去干刺激宋良的事,倒是得再安排個機會,讓宋良和邵冰雨有實質性的接觸,這樣才能有把柄拿捏宋良。

     在辦公室里又呆了小半個小時,看了下時間,已經下班了,徐洪剛便收拾了下東西,直奔會所。

     約莫六點多的時候,徐洪剛接到了洪保山的電話,就給洪保山發了會所的地址,讓洪保山直接到這來。

     這還是洪保山第一次到徐洪剛經常呆的這個私人地方,會所內部裝修高檔奢華,洪保山進來后只是簡單瞄了幾眼,就對徐洪剛有了另一層認識,暗道徐洪剛很很懂享樂。

     徐洪剛請洪保山坐下后,第一時間就問道,“保山,弄清楚了嗎?”

     洪保山搖頭道,“徐市長,我了解過了,我們內部并沒有在調查跟鼎元開發公司有關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皺眉道,“會不會是連你也被蒙在鼓里?”

     洪保山道,“也有這個可能,畢竟檢里的分管領導好幾個,再者,也不排除是孔檢直接抓的保密的案子,當然,這些都不一定,只有問孔檢才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臉色有些難看,問孔杰就不用指望了,真要是孔杰親自抓的保密的案子,他問孔杰就是白問,對方絕對不會告訴他。

     沉思片刻,徐洪剛拿出手機給謝偉東打了過去,白天謝偉東的人短暫扣過那兩個市檢的人,如果要是有記下名字,那就好辦了。

     電話接通,徐洪剛徑直問道,“偉東,你們的人有看清楚白天那兩個市檢的工作人員姓名嗎?”

     謝偉東愣道,“市長,這我也沒留意,我趕緊問問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道,“嗯,你馬上問,我現在就等你電話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說完掛了電話,轉頭對洪保山道,“保山,你先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說著,開始招呼洪保山吃飯。

     僅僅只是過了兩三分鐘,謝偉東就打了過來,跟徐洪剛匯報道,“徐市長,我問了,底下的人也忘了去記名字,不過要是人站在眼前的話,他們肯定認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聽得直翻白眼,特么的,沒名字你讓我上哪找人去?

     “行了,那就先這樣。”徐洪剛不耐煩地掛掉電話。

     把手機擱到一旁,徐洪剛臉色陰郁,現在這樣,無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市檢的人。

     突地,徐洪剛眼神一亮,他想到了一個辦法,當即對洪保山道,“保山,你把你們市檢內部的人員檔案資料弄一份給我,如何?”

     洪保山愣了一下,徐洪剛這個要求顯然又讓他有些難辦,但洪保山這次也學乖了,很是爽快地應下,“徐市長,我盡量去弄,但可能要花費點時間,畢竟我們整個系統的人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繼續道,“保山,盡快弄給我,最好是今天晚上就能弄過來。”

     洪保山苦笑了一下,徐洪剛這是典型的金口一開就要結果,壓根不管他這邊容不容易辦,其實他要辦還真不難,但洪保山主要是有些顧慮。

     遲疑片刻,洪保山問道,“徐市長,是只要我們市檢的,還是包括下面各區縣的也要?”

     徐洪剛眉頭一擰,他還真沒想到這一點上面,想了想,徐洪剛道,“先把你們市檢的弄過來再說,其他的先不用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這會的想法很簡單,如果能從市檢里面的人找出來,那直接就省事了。

     洪保山微微點頭,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 一頓飯吃得有些倉促,洪保山吃完后就匆匆離開。

     晚上快十二點的時候,徐洪剛已經快準備睡下,洪保山又打來了電話,“徐市長,您休息了嗎?”

     “保山,有事你盡管說。”徐洪剛一下來了精神,問道,“你是不是已經拿到你們系統的人員資料了?”

     “嗯,我剛讓人復制了一份到U盤,徐市長您要是還沒睡,我這就給您送過去。”洪保山說道。

     “好,做得好,保山,辛苦你了,你直接送到會所這邊來。”徐洪剛說道。

     “那我這就過去。”洪保山點頭道,他之所以會搞到這么晚,是因為專門等到了十一點時,市檢大院已經沒多少人,洪保山才讓手下從系統內部的電腦里導出了人員檔案資料,這個事也就是他作為單位的副職才能利用職務之便找人去做,但出于謹慎,洪保山仍是讓手下等到深更半夜才偷偷去搞這個事。

     兩人結束通話,徐洪剛穿著睡衣起身,旋即又給謝偉東打了過去,道,“偉東,你馬上帶上見過那兩名市檢工作人員的手下過來。”

     “現在?”電話那頭的謝偉東聽得一怔,下意識看了下時間,這都快12點了,艾瑪,這么晚了,徐洪剛要干嘛?

     “就是現在,你哪來那么多廢話。”徐洪剛一臉煩躁道。

     沒跟謝偉東多廢話,徐洪剛直接掛了電話,沒多久,徐洪剛先等來了洪保山,對洪保山此次辦事十分滿意的徐洪剛,滿臉笑容地起身相迎,“保山,我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 徐洪剛邊說邊搭著洪保山的肩膀走向沙發,親自按著對方的肩膀坐下,態度再親切不過。

     洪保山這時從口袋里掏出一個U盤遞給徐洪剛,邊道,“徐市長,這就是您要的人員資料。”www.nfwx.net
如果喜欢《職場沉浮錄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