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十九章 愿風能帶他們回家


    深夜,一場大戰在山海關以南展開了。

     徹寒的晚風中,林昭帶著杦梔等人停留在風中俯瞰大地,只見一條大河東西橫亙在云州北境,正是北溪河,這條北溪河有的區域河水深度超過了十米,有的區域則相對較淺,最深處也只到了齊腰的位置,此時,正有無數人族鐵騎手握泛著寒芒的鐵槍,涉水而過沖殺妖族的軍陣。

     妖族只派出一座軍帳的兵力,但也足足有20W之眾了,那些被困在山海關,多日不見葷腥的妖卒大部分都已經餓紅了眼睛,此時提著兵刃奮力向前,可惜迎接著他們的卻是韓夜棠、陳曦布置下的一座座深溝壁壘、弓弩陣與火炮齊射。

     這場大戰,沒有懸念,就看人族這邊付出多少代價抵擋住妖族軍隊了。

     “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林昭心頭一動,直接破風而下,拔出了身后的湛盧劍,渾身源自于永恒劍經的劍意繚繞,猛然一劍劈出,橫劍式將一大片妖族軍隊紛紛齊齊眩暈在原地,緊接著一劍砍出,正是第六式氣沖星河,無數劍意凝實的星光鋪天蓋地落下,將妖卒們秒殺一片。

     【目前用下來,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,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,超100種音色,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,huanyuanapp.com 換源App】

     “唰唰唰~~~”

     一道道乳白色經驗光澤飛來,雖然不多,但聚少成多,只是瞬息間就已經提升了當前等級的2%經驗值了,林昭如今是203級,能短短數秒內斬獲2%的經驗值,在別的玩家眼中,這簡直就像是天方夜譚一般,絕對是離大譜的事情。

     林昭則覺得沒什么,他現在絕對不缺練級的能力,大地圖上的怪物群,哪里是他不能刷的?只是懶得去刷罷了,而且聽說《天下》要開副本系統了,即將出傳說中的S套裝,從S1到S9,據說如果能穿上一套S9就能比肩神明了。

     所以,林昭心里早就打好算盤了,S9一出就去單刷,先打滿一套S9鎧甲裝再說,到時候行走天下,哪個大妖不得讓著一點道?

 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 前方,一名妖族千夫長怒吼一聲,提劍殺向了林昭,但迅速隕落,被空中的一道拳罡直接打壓在地,化為一堆血漿,自然,出拳的是余晚檸,她可受不了眼前有人要對林昭喊打喊殺的,顯得很沒有禮貌。

     池中魚一劍橫掃而出,劍氣滾滾,淹沒妖族無數,而杦梔也久違的祭出了妖魂劍,頓時十把妖魂劍就像是索命神器一般,不斷穿梭在妖族人群中,裹挾著濃郁的劍氣,一殺就是一片。

     林昭揮劍,發動第五式擎天架海,頓時一道道巨大古劍橫亙空中,在林昭的意念之下,古劍紛紛沖殺而出,落入妖族人群中有種核彈的感覺,轟鳴作響,火紅劍氣四溢,炸得妖族軍陣支離破碎死傷無數。

     短短不到一分鐘,林昭、杦梔、余晚檸、池中魚的出手就幾乎將一座2W人的妖族軍陣給瓦解了,這群人的戰力有多恐怖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 林昭提著長劍,飄然而起,短暫交手即可,沒必要真的幫著人族軍隊盡數打殺了這支妖族軍隊,畢竟主要戰力都來了,雪域天池那邊空虛,不能讓妖族完全掌握幾個人的動向。

     說著,他還劍歸鞘,御風沿著北溪河一路向西,杦梔、余晚檸、池中魚沒有說太多話,只是不緊不慢的跟著。

     幾分鐘后,林昭落入一片開闊叢林中,此地距離北溪河不遠,是當初云州鐵騎北上截殺妖族、魔族軍隊的主戰場。

     林中,一縷縷幽光動輒閃爍,在林昭這位十一境劍修的眼眸之中,已然能看到一縷縷魂魄矗立在林中,有的在幽幽嘆息,有的卻又像是翹首以望著什么,還有的則提著斷劍、戰矛,呆呆的立于樹下,一臉的蒼白與茫然。

     都是當年云州鐵騎的亡魂,其中,許多年輕人甚至只有十六歲到二十歲,年紀輕輕卻都已經在那一場大戰中失去了生命。

     林昭緩緩步入叢林。

     那些殘魂,似乎也看到了遠處的動靜,他們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般,緩緩籠聚而來,一時間,杦梔皺了皺眉,心頭涌起了少許戒備。

     余晚檸握著拳,一雙美眸瞇起,盯著那些殘魂一個個的看過去,其實這些殘魂與林昭之間都有因果,是當初林昭定下了云州為戰場的策略,他們才死在了這片土地上,如今或許就是這一絲微弱的因果,讓他們不由自主的朝著林昭走去。

     轉眼間,在上五境修士的視野中,林地里已經密密麻麻一片殘魂,足足數萬之眾,而林昭依舊一襲戰袍,身負兩把劍的走在林間,看著那一張張模糊而蒼白的臉孔,林昭心中頗為愧疚。

     特別是,其中有一些年輕云州鐵騎的手腕上,還裹著一抹紅巾,都是一些在家鄉告別新婚妻子便一去不回的人族甲士,一時間,林昭的眼圈都紅了,他有些不能理解,一款游戲為什么會那么真實,明明這些后續的場景、畫面,可以不要的。

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許多殘魂看著林昭的方向,發出低低的嗚咽,但他們沒有任何人表現出絲毫的攻擊性,似乎都明白那踏入林中的年輕戰將是誰。

     他是林白衣,他是人族天下的三軍統帥,是上蒼敕封之人,也是人族甲士心目中的神明,是被譽為“軍神”的人。

     “林……林……”

     一名老卒扛著一面破敗的云州鐵騎戰旗,單手緩緩沖著林昭張開:“林帥?”

 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林昭鼻子一酸,虛握著他的手,輕聲道:“我來看望大家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林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林帥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是他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林帥來看望大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 一群殘魂,臉孔模糊而蒼白,但這一刻口中都在叨念著斷斷續續的話,他們的思維似乎早就在天地風雨雷罡中被侵蝕嚴重了,但在這一刻,卻又都像是回光返照一樣,記起了自己生前是誰,記起了眼前那人是誰。

 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林昭眼含淚光,身軀微微顫抖,緩緩抱拳,沖著一圈殘魂拱手,聲音鏗鏘擲地有聲的說道:“林昭來看望大家了!云州一戰,我們雖然敗了,云州城雖然被攻破了,但我們云州的父老大部分都得以保全,大家的家人都已經撤去了南方,如今大商王朝的鐵騎已經重回山海關,妖族、魔族都認為我們敗了,但時間會證明,我們人族永遠不會敗亡,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,我們最終必將贏得勝利!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一群殘魂嗚咽,他們的魂魄力量極弱,已經很難發出聲音了,但他知道林昭說的話是什么意思,更知道自己的付出是有價值的。

     “林帥……”

     扛旗的老卒嗚嗚咽咽,斷斷續續道:“我等……我等死了,妖族啃噬尸骨……魔族鐵蹄踐踏……有人說我們……說我們都是炮灰罷了,林帥,我們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沒有的事!”

     林昭紅著眼圈,對著眾多殘魂朗聲道:“大家看看北方吧!韓夜棠、陳曦兩位殿帥率領著我們的數十萬精銳正在北上,山海關中數十萬妖族軍隊馬上就要山窮水盡,這一切都得益于你們當初的血戰,若是沒有當年北溪河的一場大戰,人族撐不到今天!所以,你們每一個人都是人族天下的英魂,人族天下不會忘記你們的功勛!

     “既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老卒子雖然臉孔模糊,但明顯在含笑,身軀緩緩消散。

     一群殘魂也紛紛跟著一起身軀緩緩消散,他們的魂魄力量太弱,根本無法長時間支撐著形體。

     林昭終于忍不住了,抹了把眼淚,偷偷擦在了袖子上。

     余晚檸臉上掛著淚水,輕聲道:“他們怎么辦?”

     杦梔無言。

     池中魚則提著劍,神色凜然。

     林昭看向林地中的一縷縷微弱螢火,輕聲道:“愿風能帶他們回家吧……”

     一句話,直接讓杦梔的淚水奪眶而出。

     這一刻,她只愿世間所有的善良都會被溫柔對待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清晨,林昭帶著眾人返回山巔別苑。

     溫暖的晨光穿透云層,瀉落在山巔別苑上,讓人心頭有種暖意,山腰上,剛剛吃完早飯的墨家修士和墨家工匠們再次開始忙碌起來,墨家建造的速度極快,一夜之間就已經有一座座木屋、小樓在山巔別苑上有了雛形了,而且是擁有銘紋鏤刻的屋子,冬暖夏涼不在話下,甚至還應了風水,能籠聚靈氣,這些都是墨家祖庭的獨到之處。

     山腳下,一座雪域軍團的臨時軍帳中。

     林昭一襲戎甲,難得的升帳了。

     帳下,杦梔、余晚檸、池中魚、徐盛、陳圻等人,均為戰將,余晚檸抱拳道:“昨天晚上,山海關的一戰已經分出勝負了,妖族20W大軍南下,被韓夜棠、陳曦打得落花流水逃回山海關了,死傷極多,有不少封飛魚傳書從山海關發往北境,可惜我們沒有能全部都截住。”

     “妖族如今最缺的就是糧草補給。”

     林昭笑道:“現在妖族向南補給線一共有三條,都繞開了我們雪域天池,不過也不能讓他們走得那么順心,余晚檸,命你率領兩萬鐵騎日夜截殺,務必斬斷這三條糧道,讓山海關的妖族徹底彈盡糧絕。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余晚檸起身,欣然領命。

     林昭與她一起走出了帥帳,獨自看向北方,等吃掉那八十萬妖族、魔族大軍之后,下一步就是反攻了,登上祖山,暴打南青風也不是什么夢想!www.nfwx.net
如果喜欢《我是劍仙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